第九百九十六章 奔袭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长宁帝军 第九百九十六章 奔袭
(大文学 www.dawenxue.la)    沈冷从土城返回,这次没敢如白天那样明目张胆的在安息人大营外边直接过去,好在大漠中的夜晚给了起伏不定的沙丘太多暗影,终有视线不及之处,等找到他带来的三十多名斥候已是后半夜,众人看到他归来,全都长出了一口气。

    “分两队。”

    沈冷蹲下来,没有多解释什么,立刻安排军务。

    “一队跟我,从这到土城的安息人暗哨全都拔掉,一队回去,让陈冉带着队伍立刻过来,天亮之前必须赶到土城那边。”

    吩咐完了之后沈冷起身,伸手要过来一壶水灌了一口,嗓子里那种火烧火燎的感觉轻了些。

    “动!”

    “呼!”

    两队人一左一右冲了出去。

    又半个时辰多之后,沈冷收回黑线刀往四周看了看,一脚把沙丘上的尸体踹了下去,安息人的斥候被杀死在睡梦之中,他只是实在熬不住眯了一小会儿而已,却没有想到这短短片刻就会把命送掉。

    翻滚下去的尸体也许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沙子覆盖,大漠里的这种气候,天亮后沙子又干又热一个白天就会把死尸体内的水分烤干,不久之后将变成一具干尸。

    也许在很多年很多年之后,偶然会有人发现这具尸体,却已经无从辨认,然后他们会看到干尸脖子上的刀痕,然后惊呼:“看,这是被谋杀的人!”

    沈冷伸手往前指了指,手下斥候随即再次分开,往两侧探索前行,斥候所接受的训练大抵相同,所以在什么位置布置暗哨沈冷也能看出来,对于斥候来说,尤其是暗哨,选位置最主要的不过两点,第一必须视线足够好第二必须能隐蔽好。

    在大漠之中沙丘起伏,似乎看起来没有什么可隐蔽的地方,尤其是白天,沙子滚烫,若是长时间在沙子上趴着那是自己找死。

    沈冷带着十几名斥候把这个区域之内的安息人暗哨全都拔掉,大概半个时辰之后陈冉带着三千多轻骑也过来了,他们经过的地方距离安息人大营的距离有六七里,距离天亮所剩下的时间似乎已经不太多,一旦到了天亮,骑兵队伍的身影会轻而易举的暴露在敌人的视线中。

    一夜没睡,队伍从这一条缝隙里穿过来,与土城和姚远的人汇合。

    姚远的兵也差不多都一夜没睡,沈冷的到来给了他们一丝生的希望,虽然沈冷说只带来了三千轻骑,谁都知道这种环境下三千轻骑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但这种困局之下能见到自己人就已经兴奋的不得了,那种喜悦根本就没办法用言语表现出来。

    更何况,那是沈冷。

    “分干粮给兄弟们,先把这顿饭吃饱。”

    沈冷吩咐手下人一声,然后把姚远拉过来:“你告诉兄弟们,马上就要天亮了,如果敌人的斥候在天亮后发现这多了马队立刻就会进攻,我知道兄弟们已经两天两夜没吃东西体力不足,可没时间耽搁,我承诺过把你们活着带出去,就得活着把你们都带出去,但必须严格按照我的军令行事。”

    “卑职明白。”

    沈冷起身:“分给他们战马!”

    姚远也喊了一声:“马背上吃!所有人,跟上大将军的骑兵,都记住了,辛字卫有我们还在,就还没灭呢,摸摸你们身上绣着的辛字卫标徽,想想为了救我们而战没的莫将军,活着的人要对得起自己对得起死去的人,都打起精神来,跟着大将军走!”

    “是!”

    辛字卫的士兵们每个人分得一匹战马,上了马之后就着水狼吞虎咽的把干硬干硬的饼子或是馒头吃下去,可当肚子里有了食物的那一刻,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了。

    他们趁着天亮之前最后的一丝黑暗,数千名大宁战兵在沈冷的带领下朝着西北方向冲了出去,他们没有往回家的方向走,而是朝着更深入的地方,在太阳照亮这个世界之前,几千人逆方向消失在敌人的包围之中。

    两天后。

    安息人大营。

    安息人大将军格辛格得到了另外一个不好的消息,这消息让他暴怒起来。

    “大将军。”

    斥候爬伏在地上说道:“后阙人送来消息说,几天前,一支大概几千人的宁军骑兵突袭了他们的一座粮仓,抢走了不少战马和粮食,杀死后阙军队至少三四千人,好在他们撤走的时候因为太仓促没有来得及把粮仓点燃。”

    “几千人的骑兵。”

    格辛格怒道:“后阙人连几千宁人都打不过?粮仓重地至少有两万后阙军队驻守,他们都是白痴吗!”

    “宁人不知道是从哪儿来的。”

    斥候回答道:“后阙人说,这支宁军轻骑好像鬼一样冒出来,在黑夜朝着他们发动突袭,像是有内应一样准确找到马场直接冲进去,驱赶着马群冲击了后阙人的防线,从进攻到离开不超过一个半时辰,抢走战马和粮食之后就走了。”

    “把位置在地图上给我标出来。”

    格辛格吩咐了一声。

    他帐下的行军参事立刻过去,在地图上把被宁军袭击的位置标了出来。

    “大将军,是这里,距离后阙国王庭大概有四百里左右,这应该是一支孤军。”

    “土城被围困的宁军一千余人弃城往西北方向逃窜,从方向上来推断,极有可能是这支宁军。”

    “不可能,他们只有一千多人,而且没有战马,他们已经有几天没有吃过饭了,从土城到粮仓有一百八十里,一群饿的连路都走不动的人,怎么可能两天徒步一百八十里杀到粮仓,他们的战马是你给的?”

    “可是大将军,所有宁军几乎都在我们的视线之内,只有土城里那支残敌没有如我们预料的坐以待毙,也没有往东-突围。”

    “不可能。”

    格辛格大声吩咐了一句:“调集两万骑兵,格尼恶塔,带着这两万骑兵追过去看看,如果真的是那支从土城逃窜出去的宁军,把他们给我碎尸万段!”

    “是!”

    格辛格手下将军格尼恶塔俯身一拜,转身走出大帐。

    一天后。

    又有消息来,手下人急匆匆的跑进大帐里,俯身说道:“一支数千人的宁军骑兵杀进后阙国大丞相的家族草场,杀死后阙大丞相乌尔敦族人上千,抢走了至少两千匹优等的战马,杀人之后立刻就走,来去如风。”

    “地图!”

    格辛格听到消息之后感觉自己心口里有什么东西直接就炸开了,可是炸的那般疼,却还有一股气堵在那出不来,这口气好像还会有第二次爆炸一样。

    “距离上次被袭击的粮仓大概一百五十里,难道这些宁人不休息不睡觉的?这样奔袭,他们人受得了马能受的了吗?”

    “所以他们一直在抢马。”

    格辛格的眉头皱起来:“告诉我,距离后阙国大丞相的草场最近的另外一个草场是什么地方?”

    “是这。”

    行军参事在地图上指了指:“这里是汉达儿城,是后阙国亲王努叱的封地,距离大丞相乌尔敦的家族草场大概一百七十里,按照这支宁人骑兵的速度,一天之内就能从乌尔敦的家族草场杀到努叱的封地,努叱是原后阙王的亲哥哥,他有上万私兵,而且装备不弱。”

    “给格尼恶塔传令,一日之内让他赶到努叱的封地,派人不眠不休的赶过去给努叱送信,让他下令他的军队准备和宁人开战,一旦宁人来袭,不管付出多大代价也要把那支宁人骑兵给我留住。”

    “是!”

    行军参事连忙应了一声,派人出去传令。

    军令传出去之后,格辛格终究还是没有沉住气,亲自带着一万骑兵离开安息人大营朝着亲王努叱的封地赶去,从营地到那边至少要走三天时间,只希望他到了的时候,那支让他厌恶让他恼火的宁人轻骑兵已经被剿灭了。

    他下令大军用最快的速度赶路,除了必要的休息和给战马喂料之外尽量不停,就这样硬生生把三天的路程用两天就走完了,可是他心急火燎的到了亲王努叱的封地之后却发现风平浪静,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亲王努叱的一万军队再加上他手下将军格尼恶塔的两万骑兵严阵以待,他们的队伍集结起来用了一天多时间,又等了一天时间,却连宁人的影子都没有等来。

    “难道是我推测错了。”

    格辛格展开地图,仔细看了看,方圆三四百里之内,唯一还有马群的就是努叱这了,宁军已经袭击了粮仓和大丞相乌尔敦的家族封地,还能去哪儿?

    他站起来来来回回的踱步,看向格尼恶塔:“一路上可有消息?”

    “没有。”

    格尼恶塔也是一脸的诧异:“属下一路上带队伍赶来,没有任何宁军的消息。”

    “报!”

    就在这时候一名骑兵从远处飞奔而来,离着还有一段距离就从马背上跳下来,快跑了几步后单膝跪倒:“大将军,刚刚得到军报,宁人一支数千人的骑兵袭击了粮仓!”

    “粮仓?!”

    格辛格脸色有些发白:“哪座粮仓?”

    “就是......就是几天前宁军刚刚袭击过的那座粮仓,宁军数千轻骑杀进粮仓之后,又一次抢走了不少粮食,带走了仅存不多的战马,这次他们更狠毒,一把火把粮仓烧了。”

    “粮仓!”

    格辛格感觉自己心口里憋着的那口气还是炸开了,炸的他嗓子里都一阵阵疼,好像有一口血就要压不住喷出来了。

    “两次,宁人居然在同一个地方把后阙人按住羞辱了两次。”

    格辛格深呼吸,大口大口的深呼吸,很快冷静下来:“宁人就是想调动我们,他们第二次袭击粮仓之后,以为我会调集军队往那边围过去,而他的下一个目标必然还是这,方圆数百里内,这是他们唯一的目标了。”

    他坐下来:“在这等!”

    大文学 www.dawenxue.la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长宁帝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长宁帝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长宁帝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