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此生无悔入恶洲 第二十六章 香艳驱毒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九钦天 第一卷 此生无悔入恶洲 第二十六章 香艳驱毒
(大文学 www.dawenxue.la)    飞奔中的何清霍然转头,望到了一条特别巨大的曲线。

    前方尽头还遥遥无期,所幸右前方已经能见到翠绿之色,三人方向微调,向着那片翠绿飞奔而去。

    普通沼泽蟒的速度和何清他们有着些许差距,当时那一条登堂巨蟒的速度可就快的吓人了,迅速的接近着三人。

    前方的翠绿之色终于遥遥在望,树木丛生。

    柳方物和紫菱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落下。

    那条登堂巨蟒,这下可真追不上了。

    何清心头却泛起不详之感,尽管再过些许时间就能冲入丛林,他却放松不下来。

    疾驰中的何清突然眼神一动,见到那巨蟒停下了身子。

    这是知道自己追不上终于放弃了吗?

    还不待何清多想,那只登堂巨蟒就张开大口。

    “糟了!”

    何清面色终于一变。

    这条即将大成的沼泽巨蟒猛地喷出一片碧绿色毒雾,速度极快,转瞬之间便向前覆盖。

    毒雾笼罩了三人,往前蔓延而去,前方碧绿丛林都开始变得枯黄。

    “屏住呼吸!”

    何清向着二女喝道,可惜已经迟了,柳方物只感觉眼前一片晕眩,下一刻,身子便软倒,体外的虚幻灵力也消失,倒在了淤泥中。

    紫菱怀中的五毒兽顿时毛发竖立,啾啾尖叫。

    “我头好晕……”

    紫菱全身无力,面前的一切都开始出现了重影,她低头一看,怀中的啾啾一下清晰,一下模糊,很快也是昏迷。

    后面的登堂巨蟒飞速接近。

    唯一没事的就是何清了,他回头看了一眼那登堂巨蟒,俯身背起柳方物,翻手取出一根带子系住她的手脚,捆在她的腰身,随后抱起紫菱,啾啾一跃而上,跳到紫菱怀中。

    登堂巨蟒再度停下身子,愤怒咆哮。

    那一道黑影窜进了丛林里,消失不见。

    闯进丛林内的何清举目四望,找到了远处凸起的小山丘,他迅速前进,然后在山丘旁放下二女,反手取出龙刀,削铁如泥的龙刀很快就挖出了一个丈许宽大的洞口,何清走进洞里,刀芒纵横,土石蹦飞,弄出一个面积不小的山洞。

    何清将二女抱进洞中,寻来许多干柴,在洞内升起了火,而后用石块和杂草遮住了洞口。

    看着昏暗火光下二女已经发青的脸庞,何清长叹一口气。

    这难不成还能见死不救?

    何清手指轻点手腕界物,闭眼搜寻,片刻后,他手心一翻,取出一火红色的三叶红花。

    “蛇属阴,这火阳花倒是可以抑制这蛇毒。”

    何清摘下二片花瓣,分别替二女服下,花瓣入口即化,化为雄浑炽热能量流淌,二女脸上的青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退去,只是嘴唇依旧乌黑发紫。

    “要命。”

    何清无奈,界物里面有的是余长生的毕生所藏,各种珍贵武技、灵药和丹方,也有不少惊世骇俗的毒药,可就是没有低阶的药材。

    不然以何清的水平,想要炼制些破除区区蛇毒有何困难。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至于那些高阶的药材,是可以拿出来炼制,但用以驱逐一个登堂蟒蛇的蛇毒,先不提大材小用,心疼的一茬,光是这二个女孩身体承不承受的住还是个问题。

    是药三分毒。

    而且这些蕴含充沛灵力的高阶药材,足以撑爆她们这柔弱的躯体。

    何清现在倒是想带着她们回去,只不过他一人还行,带着二人要想穿越这片丛林回到出发点实在够呛,路上碰上点什么玩意就得栽在那了。

    雪白小兽绕着地上的紫菱焦急打转。

    何清坐在一边,看着那篝火火焰升腾。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五毒兽扑向了何清,龇牙咧嘴,何清提着它的颈后肉,没好气的道:“我知道,快死了,别叫了。”

    二个女孩的嘴唇已经彻底乌紫,裸露在外的手背、小腿上也有一块块青黑毒斑浮现。

    何清不免自嘲一笑。

    堂堂一代炼金宗师,竟然拿区区登堂境界的蛇毒束手无策。

    丢死人了。

    “罢了罢了。”

    何清站起身,把五毒兽扔到一边,拿绳子绑住了它的四肢。

    何清走至柳方物身侧,默念道:“得罪了。”

    何清伸出左手,撸起袖子,心念一动,有无数黑色纹路迅速浮现,同时还有那玄奥异常的六芒星符文若隐若现。

    五毒兽是因为天生免疫,所以那毒雾奈何不了,而何清这个已经是百毒不侵,万毒俱全了。

    被绑住的啾啾异常兴奋,连连尖叫。

    何清身上的剧毒,对它来说却有着无与伦比的吸引力。

    就像飞蛾,明知会死,还要扑火。

    何清蹲下身,手指轻动,逐步解开女孩身上的衣衫,华丽的丝绸青衫之下,是白色的软甲,包裹着那凹凸有致的窈窕娇躯,何清目不斜视,扶起柳方物,解开它背后的软甲扣子。

    一片雪白。

    “得罪得罪。”

    何清连连默念,而后脱去女孩裙子,褪下那最后一层布片,至此,一具雪白的娇躯彻底展现在他面前。

    即使以何清的老脸,此刻都有些发红,他抛除杂念,咬破手指,擦掉血液之后,轻点在柳方物的眉心,逐步往下滑,经过高耸胸口,路过平坦小腹,有一丝一缕肉眼可见的细小青雾顺着何清指尖的伤口进入他体内,而后没入那一大片黑纹当中,如滴进大海中的小水滴,起不了丝毫波澜。

    何清的手指自上而下,滑腻的触感令人有些不愿离开,好在何清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也做不出乘人之危的事情,中规中矩的划遍女孩全身,将所有毒素纳入了自己体内。

    柳方物的脸上重新恢复了红润,呼吸逐渐平缓有力。

    何清连忙替她穿回衣衫,不经意间触碰到那温软也令何清小腹窜起一丝邪.火,被他硬生生压下,这只能算是一个正常男人的反应,没办法的事情。

    快速替柳方物穿回衣衫的何清松了口气,而后转身对着紫菱如法炮制。

    “上苍可鉴,只是为了救人。”

    何清低声念叨,手指连动,在第二具雪白滑腻的娇躯上游离,一丝一缕绿色雾气迅速的钻入他指尖。

    过了片刻,紫菱嘴唇上的乌紫也逐渐褪去。

    何清手指最后点在女孩小腹处,经脉内残存毒素鱼涌而入,一会而后,见到没有毒雾再涌来,何清吐了一口气,方才抬头准备起身,便见到对面地上有一双明亮美眸直愣愣的看着他。

    何清也是愣在原地。

    他心头只有一个念头。

    怎么会醒的这么快?

    下一刻,何清便连忙解释道:“不,不是,你听我解释,误会。”

    饶是经过四年大是大非的何清在此刻都显得异常尴尬。

    气氛有些沉静。

    何清急忙想要起身,突兀的,手指传来一阵刺痛,他低头一看,猛地睁眼,露出了自从回到柳家后,第一次出现的一种情绪。

    惊骇。

    以他的定力,已经极少会出现这种情绪了。

    在他还停留在少女光滑小腹上的手指,此刻变得紫黑一片,有一股股源源不断的恐怖毒力,从少女丹田处冲出,涌入他手臂之内。

    这些毒力量不及他手臂内的大,但是在毒性之上,尤甚一分。

    紫黑毒力和何清手臂内原本的黑色纹路交缠在一起,那外层的六角符文开始寸寸崩裂,再也无法容纳如此之多之强的毒力。

    何清右手接连点在六角符文上,勉强稳固了符文,立马切断二者联系,拔起手指,他的整只手臂都在此刻变得漆黑如墨,还带着点点紫色。

    “该死!”

    何清神色极端难看,顾不上其他,直接冲出了洞穴,他举目四望,立马冲向了远处的沼泽,此刻的何清速度快若奔雷,仅仅几个呼吸间便到达了沼泽,一头扎进其中。

    山洞内恢复神智的柳方物撑着地面起身,直到此刻她那空白的脑袋方才换过神来,连忙捡起地上衣衫盖在那具赤裸娇躯上,跑到洞口,却根本找不到何清踪影,方才醒转,异常虚弱的女孩只能回到了山洞内。

    在那沼泽淤泥几十米深的地底,何清盘腿而坐,右手死死按着左手。

    有一只巨大阴影听闻动静,挤开淤泥徐徐而来。

    何清霍然睁目,双眼漆黑一片,已无眼白:“滚!”

    周遭的淤泥猛地炸开,如地下响惊雷,整个大地都为之一颤。

    只差一步便能入大成境界的沼泽巨蟒只觉得无比恐怖的力量在身上每一寸碾压而过,它那引以为傲的坚硬鳞片却如薄纸一般,它那三角形瞳孔内终于出现一抹人性化的恐惧,还不待它逃窜,那股巨力便碾碎了它的整个身体。

    血水带着肉沫往上翻滚,染红了百丈沼泽,而在沼泽深处,之前炸开的淤泥如被一层无形屏障阻挡,无法进入到那青年半米之内。

    此刻的何清从额头到脖子,从胸口到脚踝,尽皆是一条又一条可怖狰狞蠕动着的黑色纹路。

    何清闭目,全力压制这些肆虐而开的毒性。

    时间飞逝,一夜时间眨眼而过。

    盘膝沼泽地底的何清身上的纹路已经逐步回缩,重新凝聚到了左臂处,何清手指舞动,破碎的符文再度闪烁,化成六芒星阵,再度束缚住了那些漆黑之物。

    恢复正常的何清冲出沼泽,落在边上丛林里。

    他手掌一翻,脱下身上沾满臭泥的衣衫,手腕一翻,界物内的清水洗净全身,换上了一套整洁黑袍。

    做完一切的何清望向山洞方向。

    本来顺手当个好人,做个简单的治疗,没想到差点把命赔上了。

    那女孩体内的剧毒,就算比之他来,也只强不弱。

    何其恐怖。

    这般纯净单一,而且浓烈的剧毒,绝不是何清这种长年累月积攒混杂下形成的的。

    “如此剧毒,不是人为的话……”

    何清神色极端凝重。

    那可就更恐怖了。

    何清收敛情绪,奔向山洞而去。

    在林间树上腾跃的何清猛地停下脚步,死死盯着那山丘上的洞口,瞳孔猛地一缩,在那洞口的阴暗光线下能见到有一只体形硕大的斑斓条纹巨兽在山洞内啃噬着地上的黑影,用力撕咬拉扯间,还甩出半截人类手臂。

    阳光照射到的地方,露出一角染血的女子衣衫。

    何清此刻心脏都漏跳了一拍。

    “造孽了……”

    何清手掌微颤,喉咙滚动。

    他竟然把二个中毒后虚弱不堪的柔弱女孩丢在了野兽密布的丛林里。

    整整一夜。大文学 www.dawenxue.la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九钦天》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九钦天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九钦天》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