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1342章 疯狂机器人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英雄联盟之傲世为尊第一卷 第1342章 疯狂机器人
(大文学 www.dawenxue.la)    您的看书管家已上线,前往各大商店搜索“快眼看书”领取

    当天晚上训练结束季君月这才回到营帐,门口就传来了张楠几人的询问声。

    “莫统领?有事吗?”

    因为季将军的亲卫都去秘密训练还没有回来,所以他们就自行跑来为季将军守夜,可这人明明才在沙场上与季将军分开的,怎么又来了?

    莫申看了一眼拦住自己的几个新兵,一本正经的出声道:“本统领找季将军传达几句上面交代的话。”

    张楠几人想到这莫申是代表了温国公府一派的势力,倒也没怎么怀疑,正要进去通传,却不想营帐中已经听到莫申声音的季君月就开口了。

    “让莫统领进来吧。”

    “是!”

    张楠几人应了一声便放行了。

    莫申大步走过掀帘而入,便看到了一个绝滟风华的美少年端坐桌案前泡着茶,香烟袅袅,氤氲的茶雾让他那张精致绝滟的脸越发朦胧迷美,让人痴迷沦陷。

    莫申不自觉的就看呆了眼,游离了神思,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少年抬眸,那双狭长乌黑的凤目透过氤氲的茶雾看来,朦朦胧胧的敛涟着一抹惊心动魄的妖华之光,瞬间就让莫申三魂去了七魄,直接看痴了。

    “莫统领,请坐。”

    清幽性感的磁音轻而缓慢,明明淡淡的,可是听在莫申耳里却透满了一股子难以言说的诱惑。

    莫申脑袋里还一片空白,身躯就不受控制的往前走去,听话的坐在了季君月的对面。

    这并非是被控制,而是痴迷时的本能反应。

    季君月看着莫申痴愣的神情,妖华眼波中流转过一抹难以捕捉的幽冷,既然送上门来找死,就不要怪她不客气的顺水推舟了,免得还要她找机会下手……

    季君月将煮好的茶倒了一杯端到了莫申面前,轻笑:“莫统领先尝尝我的手艺如何?”

    莫申这才慢慢找回了几分神思,见季月竟然亲自为他煮茶,心中顿时心猿意马起来,面上却还是装模作样的端着一本正经的笑道。

    “季将军倒是会享受,就凭季将军这样的长相,想必烹煮的茶也是少有的人间美味。”

    季君月淡笑不语,抬起茶杯轻啄了一口,莫申见此,也没再多说,好奇的抬起斟满茶的茶杯也喝了一口。

    不过莫申虽不算粗人,却也不是什么讲究的,不懂品茶这玩意儿,直接就一口闷了,犹如猪八戒吃人参果一般,吃进去也没品出个什么究竟,只觉得这茶意外的清甜。

    本来还想让季月再倒一杯的,却没想季月却在这个时候开口了:“请问莫统领有何话要转达在下?”

    既然药已入口,她的茶就没必要浪费在一个将死之人身上了……

    被季君月这么一转移话题,莫申就忘了喝茶的事情,满心满眼都是眼前这少年绝滟的脸已经通身清贵优雅的气质,就好似迷了心一般。

    不过倒也没有忘记走前自家主子交代的事情,于是一双眼睛略带隐忍的贪婪的看着季君月,嘴里不忘道。

    “季将军不仅姿容绝色,才能更是卓绝,温国公大人很是欣赏季将军,让在下代为转告,若是季将军有什么需要尽管跟国公大人提,他一定会竭尽所能的帮助季将军的。”

    季君月闻言似笑非笑的牵起唇:“上一次封赏之事在下还没好好谢过温国公大人,现下温国公大人如此礼遇帮助在下,实在让在下感激不尽,还请莫统领转告温国公大人,若有机会进京,在下一定备上厚礼亲自登门拜谢。”

    莫申听言,心中赞许,这季月看起来年纪轻轻,倒是不骄不躁难得还是个上道的,这样一来,或许他也不是没有一亲芳泽的机会……

    想到这里,莫申眼底划过一缕精芒,出声笑问:“不知季将军家中可有婚配?”

    季君月微微挑眉,眸光中闪过一抹邪芒,戏谑一笑:“莫非莫统领想帮在下说媒?”

    莫申哈哈一笑:“就是不知季将军喜欢什么样的女子?”

    季君月唇边**起一抹乖邪之气,玩味的看着莫申:“整个军营的人都知道季某喜爱男色,若是莫统领要说媒的话,不如送一些俊俏的儿郎给季某便可。”

    这话一出饶是莫申也愣了愣,完全没想到季月会如此直白的说出自己喜欢男子。

    虽说之前在京城的时候他多少也在温国公大人那里了解到一些传闻,说这季月喜好男色,似乎与他那师弟不清不楚的。

    可这等事情怎么说都有些不容于世丢脸面,正常来说都是忙着隐藏的,偏偏这季月不但没有藏匿,还如此直接的跟他讨要,这简直……简直出人意料。

    不过怔愣只是一瞬,毕竟能够确定季月喜欢男子这一点,让莫申很高兴,根本没有多少心思去想其它的,脸上的的愉悦感明显已经藏不住了。

    “没想到季将军居然喜好男色,还不知要有多少世家女子为之可惜了,不知季将军有没有尝试过英勇威猛的,或许偶尔换个口味也不错。”

    莫申试探的看着季月,眼神里明显传达了某种不可言传的深意。

    季君月幽幽一笑:“我喜欢比较纤细又妩媚娇嫩的。”

    这话让莫申脸上的笑意淡了几分,审视的看了季君月片刻,确定她绝对接收到了他的暗示后,不咸不淡的说道。

    “都说女色误人,这男色若是误起人来,只怕更加蓝颜祸水,季将军还是不要被迷了眼才好,找一个能给自己带来利益的人,岂不是更有玩下去的乐趣?”

    季君月听言,倒是难得的对这莫申刮目相看了,这人倒是看得清楚是个懂得享乐和收获两不误的人,能说出这般‘有见地’的话来,真不愧是温国公府手下的第一爪牙。

    “莫统领这话说的有道理,听闻当今皇上姿容绝色,堪称天下第一美人,若是能成为皇上的入幕之宾,想必就是莫统领所说的利益和人双丰收了。”

    莫申打量了季君月一瞬,她那似笑非笑带着点乖邪之气的笑颜让人根本探究不出丝毫的东西,就仿似带了一张与生俱来的面具一般。

    随后莫申不屑的一笑:“季将军本应是聪明人,放着这秦国各大掌权人不喜,竟然看上了那个傀儡皇帝?还真是口味独特,这皇帝虽说姿色惊艳绝绝,可不过是一个没权没势的傀儡而且,而且还是一个被宫女太监侍卫玩过的破鞋,还不如本统领好。”

    说的正起劲的莫申并没有看到季君月敛涟的眼眸中闪过的戾气和残忍,等他说完后,季君月才慢悠悠的道。

    “时辰不早了,莫统领请回吧,明日在下还要安排新军比试的事情,等改天有空再与莫统领畅谈。”

    莫申一听这话,自动将其归为了邀约,于是心中一喜,也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理解的一笑。

    “既然如此季将军就早些休息,相信不久这西北的帅印就是季将军的了。”

    “承莫统领吉言。”

    季君月含笑的看着莫申离开后,那邪肆的笑意渐渐多了一抹骇人的血腥味,凤目中深幽而残冷。

    “破鞋吗?那就先让你变成破鞋好了……”

    冷酷的低喃慢慢弥漫,深夜来临时,整个军营安静的只剩下巡逻之人的脚步声,季君月所在的营帐在无人注意的时候略过一缕浅淡的暗芒,那暗芒隐没黑夜后就朝着西南方消失了。

    漆黑的营站里,外面燃烧的火光透过帐篷斜射出点点昏暗的光线,一抹黑影出现在了营帐之中,缓步朝着屏风后的床榻走去,那步履不紧不慢犹如走在自己的营帐里。

    昏暗中那双狭长乌黑的凤眸敛涟着残忍和冷酷,明明步伐随意,可是却悄无声息,别说举动,就连一丝一毫的气息也没有,就这样接近了床榻,隔空一点,床上熟悉的莫申就彻底的昏迷了。

    季君月抓起莫申,周身散发出一抹淡淡的紫色光源,下一刻那光源就变得透明,连同被笼罩其中的季君月和莫申,也随着那透明的光源隐匿了身影,形同隐形般。

    随后,季君月便大摇大摆的抓着莫申走出了营帐,对于外面守着的人来说只是突然感觉一道风将那帘帐掀开了,却不知其实他们的莫统领变成了隐形人被人带走了。

    走到一处无人的地方后,季君月直接带着莫申闪身化为天际一缕微光离开了军营,去到了城内一处乞丐聚集的破房屋顶上,丢了一枚神仙丹在莫申嘴里,又撒了一把药效较强的**药粉在破屋子里的一群乞丐身上。

    当手里提着的莫申脸色开始泛红冒汗,当下方一群乞丐开始不安份的扭动身躯,季君月冷冷一笑,直接将莫申丢了下去。

    碰!

    一声*落地的闷响在这安静的破房子里显得格外清晰,也让熟睡中渐渐发挥药效的乞丐们醒了过来。

    不过清醒的只是眼睛而非神智,他们的神智早已因为药效而丧失,双目迷蒙,全身发热,阵阵冲动犹如洪荒爆发般剧烈难耐,纷纷寻着一股淡淡的女儿香爬了过去。

    那抹女儿香正是从莫申身上散发出来的,是季君月调制的一种吸引人体*的香粉,这样一来,就不用担心那些乞丐自个儿玩起来,不带莫申玩了。

    现在所有乞丐都会陪着莫申一个人玩激烈运动,多好……

    那枚神仙丹是最为残忍的**之药,跟当初卫幻灵服用的梦回生死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效,服用者需要不停的跟人‘运动’,虽不像梦回生死那般每月都要发作属于一次性药物,但是当体内的药效解除时,这人也差不多要废了。

    女的多数是不能再孕育,至于男的,那宝贝兄弟算是无用了。

    既然莫申敢说阿雪是被人玩过的破鞋,那她就让他在死之前成为真正的破鞋,还是一个再不能成为男人的破鞋!

    看了一眼下方糜烂的场景,季君月直接闪身离开了,至于莫申,等药效退散后自然会想办法回到军营的。

    天色一亮,整个军营的人就集中在了沙场,不仅如此,还有皇甫苍和窦湛几人带来的兵也集中在了这里。

    东南军的丁大将军是昨日下晚抵达的,因为每一方都带了三万人,皇甫苍又喜欢直截了当,所以决定一战论高下。

    模拟对战,西北六万新军对窦家军两万,西南军两万,东南军两万,双方皆由各自的都尉指挥。

    窦家军、西南军和东南军合并为一个队伍,所以指挥人有三个,分别是各自所属的军队中的都尉,西北新军这边同样如此。

    不过因为提前履行三月之期,梁钰等一行人两万人还没有回来,所以季君月直接让张楠和王成立两人指挥。

    对于这样的机会两人自然是激动的,指挥一个六万人军队的作战,虽说是模拟,可是对方是闻名九国的西南军和窦家军,若是他们能够赢,就真的是一战出名了!

    “一战出名的机会就摆在眼前,你们可要抓紧了。”

    季君月含笑的看着眼前列队的六万新军,这些人都是皇甫苍等人随手叫来的,根本不是季君月安排的。

    对此季君月什么也没说,无论是随意乱抓还是刻意挑选,她都一样自信能赢,因为现在的西北新军就算最差的那一个,也比一个普通士兵强上太多。

    众人分配好战场后,并没有耽误太久,双方的战鼓就响起了,季君月和皇甫苍等一行将领坐在点将台上安静的看着,其余人全数退到沙场之外,沙场上只留双方对战的人马。

    要赢有两个条件,一个是战队敌方阵营夺下王旗,一个是看夺得的手绳多少,因为是模拟战不可能真的让双方相互残杀,所以每个人手腕上都有一个根红绳,绳子被夺就相当于命被夺去,这人就算是战死了,不能再继续打斗参战。

    也只有当对弈开始,真正模拟对战时,皇甫苍和窦湛几人才更加贴切的感觉到这群西北新军惊人的实力。

    无论是团体作战,听从指挥的灵敏速度,还是混战中的打斗,这些人竟然比普通的正规兵还要彪悍。

    “这身手实在太干净利落,明明只是简单的一个攻击动作,竟然带来如此大的杀伤力,季将军的训练方式当真效果奇佳的令人震惊。”

    端坐在皇甫苍身边的一个身着将袍三十四五的男子出声赞叹道,一双精锐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战场的对弈,就怕错过一丝一毫的精彩。

    季君月看向丁常,也不说什么谦让的话,而是意料当中的笑了笑,那笑容乖张而自信。

    丁常见此也不意外,毕竟季月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才能和成就,就算高人一等也是正常,何况这小子现在看起来只是有些太过自信,倒是没有那种自视甚高看不起人的高傲放纵。

    “这套武艺若是用在所有军队中,秦国的实力将大大增长。”

    皇甫苍子夜般的眼眸翻滚着大海般的气势和深沉,之前他虽然通过探子汇报得知了季月训练的内容,也已经下令让军中的士兵学着联系,可是没用,始终只是照葫芦画瓢而已。

    窦湛则转头看了一眼皇甫苍和丁常眼底的深意和算计,眉头微蹙,有些担忧的看了季月一眼。

    三个月就能将一群什么都不会的新兵训练成一支足以与他们手下士兵一战的精锐,这样惊人的练兵之才,只怕会更让朝堂的人趋之若鹜,一个弄不好就是反效果,招来横祸……

    季君月似是感觉到了窦湛担忧的视线,侧头与他对视了一眼,眼底遐意的笑意成功的安抚了窦湛心中的隐忧。

    季月是聪明的,他看似张扬狂傲,实则步步精妙算计,怎会让自己陷入危险之地,是他过多担心了。

    于是窦湛的心情放松了下来,继续欣赏场上的对战了。

    至于韦袁等人,更多的则在操心一大早就在自己营帐中消失的莫申,派人将整个军营都给搜了个遍都没找到人,最后只能带着莫申带来的一万人去军营附近寻找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原本还僵持不下打成平手的战局渐渐出现了分歧。

    令人惊震的是渐渐占据主导的竟然是西北新军,而由西南军、窦家军和东南军组成的六万联军竟然出现了节节败退的迹象!

    在沙场四周观看的一众西南军、窦家军和东南军全都哗然震撼了,唯独西北新军激动了,兴奋了,他们要赢了!他们就要赢了那支西北和窦家军的正规军了!

    季君月的神色从头到尾都是一个样,带着几分邪气的似笑非笑,浅淡悠然,还有几分让人想要捏碎的遐意。

    毕竟周围比她职位高的几个统帅都看得震动了,唯独她还一副理所当然的镇定模样,怎能不叫人牙痒痒。

    “季将军的练兵之才,就是本统帅也不得不佩服,还希望私下季将军不吝啬指导一二。”丁常侧头对着季君月友好的一笑。

    季君月淡淡一笑:“指导不敢当,若是几位将军有吩咐,季月定当竭尽所能。”

    一句话带过了丁常的私下邀约,成为了三方人的事情,这话接的圆滑至极,令皇甫苍和丁常都不得不深了眸光,对季月另眼相看。

    而窦湛则暗自笑了,心中的担忧也彻底放下了,如此滑不溜秋的季月,他确实不用担心了。

    最后的结果,出人意料又似乎在常理之中,西北新军赢了。

    虽说指挥战斗与老军比起来有些生涩,可关键的优势在于新军无论是团体的合作默契还是单人的战斗力都超出了老军,这才是他们赢了的关键所在。

    也是让各方将领惊叹心服的原因。

    皇甫苍看向季君月,带着几分满意的大笑出声:“好小子!果然没有让本将军白白给你机会,短短半年的时间,你的抱负就实现了。”

    犹记得半年多前他拉拢季月,得到的就是一句志在西北统帅,现在这小子当真做到了,用他自身的能力向他证明,他有能力有本事成为西北的统帅,这西北的统帅也非他莫属!

    窦湛脸上也晕染出为之高兴的笑意:“季月,一会儿我就上报朝堂结果,用不了多久,你将成为这西北的统帅,亦是这九幽大陆最为年轻的统帅,所有人都将记住你的名字,你成功了,季月。”

    窦湛细长如黑曜石的眼带着一抹柔色,那柔软中有着一丝丝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温柔,所谓铁汉柔情最是动人,这一抹不经意流露出的柔情,足以令任何女子心动。

    偏偏他所面对的是一个比女子还要绝滟美丽的少年……

    不过就算少年变成女子,这铁汉柔情也无法打动季君月分毫,毕竟从小到大爱她的人太多,若是她每一个都要感动的话,能够与她牵手的人就不会是秦澜雪那个危险的变态了。

    ------题外话------

    敢说阿雪是破鞋,这不是典型的找死嘛,哼哼!二更十点半喔~(83中文网 )

    大文学 www.dawenxue.la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英雄联盟之傲世为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英雄联盟之傲世为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英雄联盟之傲世为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