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梦 第143章:记忆混乱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要这重生何用惊梦 第143章:记忆混乱
(大文学 www.dawenxue.la)    “来的挺早呀。”齐颜转头看向满月。

    满月张了张嘴,此时仿佛昨天淋雨回来的齐颜,只是她的一个错觉。

    “少夫人?”满月道,“你这么早起来了?”

    齐颜笑了笑:“睡不着,就起床了,对了,你赶紧让厨房准备早饭吧,吃了早饭去店里。”

    “哦……”满月还是有些不放心,三步两回头地看齐颜。

    齐颜摆摆手,说道:“快去吧。”

    “是……”小满月这才下去了。

    …………

    …………

    齐颜吃了早饭之后,带着满月去了店里。

    昨天下了一天的雨,店里却是没什么生意,今天天气好,店里的生意窗外的阳光一样,好!

    齐颜几乎脚不沾地忙了一天。

    眼看夕阳西下,齐颜对小满月道:“收拾一下,我们回去了。”

    满月连连点着头。

    主仆两人走出了书店,小林跟周滨留下来,收拾,关门。

    齐颜上马车,一言不发地靠上了车壁,看起来很累。

    “少夫人。”满月小声问道,“你还好吗?”

    齐颜点点头,有气无力:“累。”

    “我帮你揉揉肩?”小满月说着,已经抬手按在了齐颜的肩膀上。

    “谢谢啦。”齐颜说。

    “这样舒服吗?”满月问。

    “嗯。”齐颜点点头,然后闭上了眼。

    …………

    …………

    一连三天,齐颜都是这么过的。早上起来去店里,傍晚回到谢家吃饭,睡觉,按部就班。

    满月一直跟在齐颜的身后,在外人看其阿里,齐颜跟平时没有什么两样,该说说,该笑笑,一点看不出来有任何异样。

    但是……

    满月跟了齐颜这么久,她了解自家少夫人。

    她家少夫人心里有事,那天从朝夕院回来之后,齐颜再也没有提过谢傅休,对少夫人来说,不提及大公子,那一定有事!

    “少夫人?”满月清了清自己的心事,推门走进齐颜的屋中。

    屋外阴云密布,狂风呼啸,眼看着老天爷又要酝酿一场暴风雨。

    齐颜坐在梳妆台前吗,安安静静。

    满月一愣,此时的齐颜跟三天前的齐颜骤然重合了,但是那时候的少夫人还是满怀期待的,而现在的少夫人……

    满月稍微顿了顿,缓缓走进齐颜。

    “少夫人,今天看样子又要下雨,我们还去店里吗?”满月小声问道。

    齐颜深吸一口气,说:“不去了。”

    “那……”满月道,“少夫人是不是还要看账本,我给你……”

    “不看账簿。”齐颜说,“我今天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重要的事情?”满月不知为何,轻轻吞咽了一下口水。

    “是。”齐颜站起身来,冲满月笑了笑说,“我要去朝夕院。”

    “现在吗?”满月看了看外面的天色。

    齐颜点点头。

    “那,我跟少夫人换衣服?”满月说着,就开始解自己的扣子。

    “不用了。”齐颜说,“不用换衣服。”

    满月眨了眨眼睛。

    齐颜说“不过,我还是不能引起人注意。”

    “所以呢?”

    “你去那一把伞过来。”

    齐颜的话音落下,外面下起了豆大的雨点儿!像是配合齐颜的似的。

    …………

    …………

    齐颜打着雨伞,再次站在了朝夕院。

    距离上次离开,或者说狼狈逃走!已经过了三天了,这三天里,齐颜将想了很多,她自己的情绪已经冷静了下来。

    可以面对于大公子了。

    “哒!哒!哒!”扣门三声。

    “进来。”谢傅休的声音传来。

    齐颜深吸一口气,走了进去。

    …………

    …………

    齐颜进屋,谢傅休正坐在桌前,跟往常一样,面前的桌子上摆满了书籍。

    “齐颜,你来了?”谢傅休放下手中的书卷,招呼齐颜坐下。

    齐颜在谢傅休的面前坐下。

    谢傅休有些不好意思的似的笑了笑,说道:“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怎么会呢?”齐颜道,“除非是大公子赶我走,不然,我可不会主动离开的。”

    谢傅休道:“吃饭了吗?”

    齐颜没吃,但是点了点头:“你呢?”

    “刚吃完。”谢傅休道。

    聊完了最平常的话题,两人陷入了沉默中,气氛微微有些尴尬。

    谢傅休顿了顿,正想着接着说些什么,打破这种微妙的氛围。

    齐颜忽然开口说:“大公子,有些话是,我……我还是想告诉你。”

    “你说吧。”谢傅休点点头,他永远是最好的聆听者。

    “我之前跟你说了,我跟谢傅奕只见没有任何关系,这句话,我没有骗你。”

    谢傅休的表情有些古怪,笑了笑说:“齐颜……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

    “我之所以跟你说这些,是想跟你说,我有心上人!”

    谢傅休闻言,他神情说不处的复杂,轻轻别开目光不看齐颜,他有些躲避,。

    “至于那个人是谁,我相信,心里清楚。”齐颜一字一顿。

    谢傅休低着头,许久,才叹了口气,他道:“齐颜,你是傅奕的妻子……”

    “别说了!”齐颜打断谢傅休,她道,“我知道自己想现在的身份,我也你为什么避而不谈……”

    因为,你的心里没有我。

    一直以来都是她的单相思。

    可是,那又怎么样?!齐颜不甘,她喜欢谢傅休,这辈子就喜欢这个这一个人,若是再像上一辈子一样,唯唯诺诺委屈求全,她最后还是会一无所有。

    “谢傅休。”齐颜当着谢傅休的面,再一次喊他的名字,虽然表面很镇定,带着豁出去一切的狠绝,尾音却还是有些发颤。

    “我的心上人,是你!”齐颜说。

    谢傅休:“……”

    齐颜轻轻叹了口气:“我知道,我这番话,会给你造成很大的困扰,但是,我还是要说,我不想你将我当做你的什么弟妹,我不是,即便我现在被迫困在谢家,但是,我一定会离开的!”

    “到时候……”齐颜顿了的说,“我只是说,我是齐颜……我,有机会吗?”

    谢傅休没有回答,他估计是没想到齐颜这么直接,甚至带着不顾一切的狠绝。

    “我……不明白。“谢傅休说,“严格来说,我们相处的时间并不多……你嫁给傅奕之前,我们甚至都没怎么见过……”

    “我们见过!”齐颜说,“小时候,你救过我。”

    “我小时候救过你?”求书寨中文

    “对,你忘了吗?”齐颜回忆往事,声音缱绻,“你办成谢傅奕去齐家的时候,救了一个孩子,本来想那孩子做自己的小厮,结果发现是女孩子,后来,齐家的老夫人将我留在了齐家。”

    “有这种事?”谢傅休回忆着。

    “有!”齐颜很是笃定,“那个小女孩就是我!”

    “可是,我一点也不记得啊。”

    齐颜道;“你再好好想一想,就是你救了我!”

    谢傅休认真地思忖半晌。

    他轻轻摇头:“齐颜,我真的不记得有这件事。”

    齐颜一顿,不知道怎么了,忽然有些慌了,她连忙道:“那时候,你我都还小,你只是顺手帮我,不记得也正常……”

    “不是的。”谢傅休摇头,说道,“齐颜,我想,你一定是记错了。”

    齐颜看着谢傅休,只听他说道:“从小到大,我从未扮过傅奕,倒是傅奕经常办成我的样子。”

    “你,你说什么?”

    谢傅休道:“我说,我从没有办成过傅奕,傅奕却喜欢办成我。”

    “不是的!”齐颜摇头。

    “真的。”谢傅休望着齐颜,眼中坦然,“你说小时候我救过你,齐颜,我小时候从未去过齐家的啊。”

    “怎么会?”

    “你再好好想想。”谢傅休说,“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错傅奕认成是我。”

    “我……我……”齐颜狠狠吞咽。

    “齐颜,你没事吧?”

    “我没事。”齐颜深呼吸一下,“我只是……有些……”

    有些难以接受。

    按照谢傅休的说法,那么救了自己的就是谢傅奕了?

    不对!

    齐颜攥紧了拳头,前世,谢傅休明明跟自己说,是他救了她!谢傅休是亲口承认的!可是到了今生,他怎么又说从来没有办成过谢傅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咚咚咚。”就在此时,院门被敲响了。

    谢傅休道:”应该是张神医来了。他今日要来给我治腿的。”

    话音落下,张神医已经推门进来了。

    见到齐颜也在屋中,张神医倒也没有吃惊,或者说,他一直是这么面无表情。

    “张神医,欧阳大夫,你们来了。”谢傅休开口道。

    张神医走进屋中,他扫了一眼齐颜,说:“正好你也在这里,一会儿帮大公子治疗之后,就在这里给你施针吧?”

    齐颜心绪纷乱,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

    …………

    …………

    张神医给谢傅休治疗的时候,齐颜跟欧阳大夫暂时走了出来,两人站在屋檐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没有说话。

    齐颜心事重重,一直回想着谢傅休的话,根本没心情跟欧阳大夫说什么。

    欧阳大夫这边,沉默了一会儿,开了口:“少夫人,你的脚觉得怎么样了?”

    齐颜回了神:“已经不疼了,多谢欧阳大夫的药了。”

    “那就好。”欧阳大夫道。

    两人陷入了沉默之中。

    齐颜顿了顿,说道:“我现在不疼了,是不是可以不用服药了?”

    欧阳大夫道:“伤筋动骨一百天,你虽然不疼了,但是还是要继续服药。”

    “这样啊……”齐颜轻轻叹气。

    “怎么了吗?”欧阳大夫询问道,“是觉得我开的药,哪里不好吗?”

    齐颜道:“没事,就是吃了你的药然后再吃张神医的药,会身体麻痹。”

    欧阳大夫一顿:“身体麻痹?”

    齐颜点点头,说:“是啊,前段时间,我被碎片划伤了手指,都没感觉呢。”

    欧阳大夫紧紧皱眉,表情肃穆。

    齐颜隐隐察觉到一些古怪:“怎么了吗?”

    “你……”

    “吱呀。”开门声,打断了欧阳大夫,张神医走到门口,冲齐颜道:“进来吧。”

    “哦。”齐颜只能暂中断了跟欧阳大夫的谈话。

    …………

    …………

    跟上次一样,齐颜走进屋中,屋中弥漫着淡淡的香气。

    齐颜吐了口气浊气,坐在了谢傅休的对面。

    张神医没有一句废话,直接拿出了银针,银针扎进她的头发,刺破皮。

    齐颜缓缓闭上,眼中最后出现的人,是谢傅休……

    “齐颜,别怕。”谢傅休轻声说道。

    齐颜心里一颤,不知为何,就真的没有那么害怕了。

    …………

    …………

    等齐颜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她躺在谢傅休的床上,眨了好几下眼睛,才慢慢清醒过。

    记忆,跟以往一样,依旧是空白的。

    从张神医施针到现在,她什么都记不得。不过,比上次好的地方在于,这次齐颜并没有头昏脑胀,干呕恶心。

    “你醒了?”谢傅休坐在她床边,手里端着一杯茶。

    齐颜缓慢地坐起身来:“张神医他们又走了?”

    谢傅休点点头,说:“你施针之后,要睡很长时间时间,他们有事,等不了。”

    齐颜表示理解,只是可惜了她跟欧阳大夫的对话。

    欧阳大夫当时明显想说些什么的。

    “齐颜,你觉得怎么样?”谢傅休说,“有没有不舒服?”

    “还好。”齐颜道,“就很刚睡醒一样。”

    谢傅休笑了笑:“喝点水吧。”

    “嗯。”

    齐颜将茶水喝完,然后将杯子递给了谢傅休。

    “你还要继续睡吗?”谢傅休问。

    齐颜顿了顿,道:“我已经不困了。”

    谢傅休说:“那,我就不送你了”

    齐颜:“……”

    好久她反应过来,谢傅休是在赶人呢!

    齐颜有些局促:“我,我打扰到你了?”

    “时间不早了。”谢傅休道。

    齐颜张了张嘴,心里的苦涩涌进嘴里,她道:“那,那我走了。”

    “嗯。”

    …………

    …………

    谢傅休没跟她说再见没送齐颜。

    齐颜走出朝夕院之后,停住脚步,回头看着院门微微出神。

    “少夫人。”这时候,小满月的声音响起来,她走到齐颜身边:“你总算出来啦!”

    齐颜道:“等很久了吗?”

    满月吐吐舌头:“不久不久!”大文学 www.dawenxue.la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要这重生何用》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要这重生何用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要这重生何用》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