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再战盟会(2)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帝无节操,夫君请入帐 第五十四章 再战盟会(2)
(大文学 www.dawenxue.la)    大夏国的使臣团到了齐国的都城,几乎没有受到什么热情的招待,只有几个驿馆的官员接待而已,那待遇和三年前在大夏国主办的七国盟会简直是天壤之别的,那次大夏国为了迎接其他六国的使臣可是很隆重的,对这样的待遇穆宁和郑璿他们也没多大的气恼,就皇上郑泓的那种所为,为了皇位对其他六国卑躬屈膝的,再加上三年前在七国盟会上取得了胜利,齐国只能赔偿战败银两,现在大夏使臣来到齐国,别人能给好脸才怪了。

    穆宁他们知道其中的缘故,因而对齐国的态度没有多大的反应,可是六皇子郑琮却不干了,他毕竟是大夏国的皇子,怎么样也该好好的招待才行,就算不隆重,可住的地方也该好些呀,可是那些官员们竟然把穆宁和郑璿他们的住所安排的比他这个皇子都好,他对齐国的这种做法很是有意见,就去找驿馆官员理论,可却被驿馆官员嘲讽了一通,还说这是公主陈颖有令,要好好的款待穆城主,穆城主现在是公主陈颖的金主,自然要多加照顾了。

    六皇子郑琮听了是又嫉妒又愤恨的,可他嫉妒愤恨的对象不是穆宁,而是郑璿,这个郑璿怎么这么好命得到了穆宁的青睐,真是太不公平了;郑琮这么想着,可是他忘记了,他当初还总想着算计穆宁来着,要是穆宁能对想陷害自己的六皇子青睐的话,那穆宁就不是穆宁了,直接找块豆腐撞死自个儿得了。

    穆宁见大家伙儿安顿好后,就想沐浴休息了,虽然还是下午,可是穆宁想睡觉了,因为穆宁疰夏了;这些年因为穆宁身体的缘故,一到夏天她就会疰夏,总是眩晕倦怠,乏力嗜睡,可即便是这样穆宁在处理事务的时候,也是强迫自己打起精神,用最好的精神面貌对待大家,可是一到事务处理完毕后,整个人马上就垮了,郑璿沈钰和穆长风等人每次看见这样的穆宁都是心疼的要命,可是没办法,穆宁就是那种事情不能完善处理的话,就停不下来的人。

    穆宁沐浴后,也许是因为好好泡了个澡,浑身的疲惫也松缓了些,就更快的进入了梦乡,郑璿坐在床边,看着穆宁,用手轻轻抚着穆宁的小脸,叹了口气,要是自己不是什么亲王世子,只是个平常百姓该多好呀,就可以和丫头平淡幸福的过一生了。

    自从那夜听了穆老太太齐玫的供述,穆宁把自己逼得更狠了,都是自己连累了穆宁,让穆宁自出生就要注定被陷害被折磨的,穆老太太齐玫是恶贯满盈,那皇上郑泓就更是丧尽天良了。

    现在郑璿不敢再开口对穆宁说是自己连累了她,当初听了齐玫的口供,郑璿是既内疚又痛苦,都是自己害得丫头自小受那番病痛的折磨,可当郑璿向穆宁内疚,向穆宁道歉之后,没想到丫头竟然半个月不理自己,不和自己说话,郑璿以为穆宁是生他的气了,这让郑璿痛苦的简直都想自刎谢罪了;后来还是沈钰看不过眼了,点醒了郑璿,才让他这个榆木脑袋开了窍,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可随即又被沈钰的一句话气死了,沈钰说:本来想让你多受几天苦的,要不是妹妹说要是你死了,就要我和你埋在一块儿,我沈钰美若谪仙,我才不要和你这个俗人埋在一起呢。

    穆宁幽幽的醒来,一时迷蒙也看不清什么,郑璿靠在床头看书,屋内已经点上了烛火,他边看书边时不时的看看穆宁,因而穆宁一醒他就察觉到了,郑璿轻抚着穆宁的额头说道:“饿了么,想吃点什么?”穆宁摇了摇头,换了个姿势,把自己靠在郑璿的怀里,轻轻的开口道:“我做了个梦,我梦见我死了,在”穆宁刚说到这里,就被郑璿打断了话语:“别瞎说,什么死不死的,梦都是反的,丫头会长命百岁的,有我陪着你别担心。”

    穆宁听了郑璿的话笑了起来,她以前也听人说过梦境都是相反的,可是今天做的这个梦太真实了,让穆宁有些困扰了,因为她在梦境里也看到了郑璿,觉得有必要告诉郑璿,或许这个梦预示着什么,他们也好有所防范的准备。

    穆宁故意笑话郑璿说道:“夫君,你都说梦境是相反的咯,我说下有什么关系嘛,瞧你紧张的那样,简直是越来越娘炮了。”郑璿一听,娘炮?什么意思?但是看着穆宁那笑脸盈盈的样子,就知道绝非什么夸奖的话,也玩心一起,就用手挠穆宁的痒痒肉,把穆宁笑得求放过。

    穆宁见郑璿没那么紧张了,就向郑璿撒娇,让他同意自己把梦境讲完,郑璿见穆宁这么坚持也就同意了,不过就是个梦嘛,自己也许是太过于神经质了,让丫头笑话了,郑璿也觉得自己有些好笑了。

    穆宁见郑璿同意了,就把梦境回忆了下,然后说道:“在梦里下了好大的一场雪,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可是。。。。。。”穆宁把梦境娓娓道来,郑璿是越听越是心惊胆战,这个梦境他也做过,那时候还是在京城的时候,有一阵子自己和穆宁在冷战,而自己梦中的穆宁也一天一天的在变化,从开始的活泼靓丽慢慢变得消沉暗淡,最后竟然梦见穆宁浑身血迹的倒在大雪里,这个场景让郑璿痛苦万分,可就算是到了如今,已经是时隔三年了,这个梦境依然会时不时的出现,以至于平日里穆宁提到个死字都会让郑璿感到莫名的心焦,郑璿以前可是个百无禁忌的人,从来就不相信这世上有什么鬼神之说,自然也不会相信梦境这种虚无缥缈的事情了,可现在的他却感到恐慌害怕了。

    郑璿把穆宁越搂越紧,穆宁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要断了,就拍了拍郑璿让他轻点力,可是郑璿却没反应,穆宁只好抬起头看了看郑璿,立刻被郑璿的脸色吓了一跳,只见郑璿的表情痛苦,牙关紧咬,眼睛都有些充血了,穆宁想挣脱开郑璿紧搂的臂膀,可是无法挣脱,只能大声的喊道:“郑璿郑璿,快醒醒呀快醒醒。”穆宁喊了几声,见郑璿还是没有反应,只能狠狠的在郑璿的臂膀上咬了一口,直到郑璿清醒过来才把口松开。

    郑璿见穆宁满脸担忧的看着自己,知道是自己刚才的所为吓着她了,他把穆宁往上提了提,让二人的脸对视,接着用手轻轻的揉着穆宁臂膀:“痛吗?刚才把你捁得太紧了,有没有受伤?”穆宁摇了摇头说道:“受伤的应该是你吧,我喊了你好些声,可你都没反应,我只好咬你了,快让我看看有没有咬破皮。”说完就动手扒拉郑璿的衣服。

    穆宁见着郑璿的臂膀没有被自己咬破皮,只是有牙印而已,这才放了心,可能是郑璿刚才臂膀收缩,肌肉紧张,再加上郑璿是练武之人,因而穆宁那口狠咬也就没什么问题了,穆宁见郑璿没事了,也就恢复了平日里的娇柔,在郑璿的身上东摸摸西摸摸的,最后还给了句评语:壮得像头熊一样。穆宁说完就直接跳离郑璿的身边,在床的另一边的角落里笑个不停。

    郑璿一听,眉头皱了下,就对穆宁说帮她弄饭菜来,然后就起身去开门了,一打开房门,就见门口站了一群人,沈钰、穆长风以及青梅、李林等人都在,刚才他们听到穆宁急切大喊郑璿的名字,都赶了过来,可是没有穆宁和郑璿的命令,他们也不敢撞门进去,万一看见什么不该看的咋办,还不被郑璿弄死呀。

    大家伙儿见郑璿表情严肃的出来,也紧张的很,难道真出了什么事情,郑璿啥也没说,只是要青梅她们照顾穆宁,然后就拽着沈钰走了,穆长风见他这样,也跟着一同离开了,想问清楚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妹妹出啥事情了。

    郑璿和沈钰、穆长风来到了沈钰的房间,关好门,郑璿就开始宽衣解带了,把沈钰和穆长风唬得发傻,这是怎么了,难道他又被妹妹气的神志不清了?

    郑璿把臂膀上的牙印给他们二人看,接着说道:“看见没,这是丫头咬得印子。”沈钰和穆长风对看了一眼,然后看向郑璿:妹妹咬得那又怎样,就这么点的牙印子,过阵子就会消了,难道你还想咬回去呀。

    郑璿听了他二人的话,直接给了他们个大白眼:我的意思是丫头咬得那么狠,那么久竟然就留了这么点的牙印子,丫头还说我壮得像头熊,我只是想问你有没有什么药能让我的皮肉松软点,能让丫头咬得舒服点,我真怕哪天把丫头的牙给硌坏了。

    沈钰和穆长风一听郑璿的话,就直接骂郑璿是混蛋,说他是在显摆,然后每人在郑璿光着的臂膀上拍了一巴掌就走了,这让郑璿很是冤枉,自己是真的想让丫头咬得舒服点呀,虽然也是有那么一点显摆的意思,可真的只是那么一点点而已呀,郑璿抚摸着臂膀上的牙印子,既担忧又幸福,希望自己和丫头做的那个相同的梦境全部都是假的,事在人为,他郑璿绝不会让那梦境发生,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丫头一根头发丝的。大文学 www.dawenxue.la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帝无节操,夫君请入帐》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帝无节操,夫君请入帐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帝无节操,夫君请入帐》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