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78章 大结局!(万字)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穿越变成老爷爷正文 第978章 大结局!(万字)
(大文学 www.dawenxue.la)    神树之上,几道人影正虚空盘坐,围绕树巅。

    “终于找到了,最后一尊石雕。”吴丹子抚摸着胡须,感叹道。

    在几人面前的半空中,漂浮着三尊石像。

    “睚眦,狻猊,负屃,这样一来,九尊石像,总算是全都找到了。”闻人尧开口道,说着看向一旁依旧是金发青年模样的嘲风:“距离当初陈龙那家伙复活你,都快两百年过去了。”

    嘲风点了点头,一向性格恬静平淡的他,眼中也忍不住闪过一丝激动之色。

    “我已经通知了还在北域的狴犴和螭吻,他们很快就会赶回来。”

    “想不到时隔十万年之久,我们九兄弟还能在今日重聚。”

    当年陈龙便是在西灵域,得到了嘲风的石像,从而发现了天玄小世界,之后经历了种种,才有了如今的学院。

    九大龙子是当年万法玄仙以天龙神的血脉所创造的生灵,被他留在这天玄小世界之中守护。

    他们是建木的看守者,如今也是学院最强大的守护者。

    从前陈龙还在世之时,就一直在寻找其他石雕的下落,直到天魔乱世之时,也只收集到六尊石像。他离世之后,学院也未曾放弃,一直在各域寻找剩下的石雕,但是那些年天下大乱,一直没有多少成效。

    直到如今,这些年来学院空前壮大,在各域的力量都逐渐增强,原始魔不出,魔傀之灾渐灭,也有了余力去寻找,剩下三尊石雕当中的狻猊和负屃也在南庚域和东陈域陆续找到。

    终于在三个月前,一个迁徙到玄隋瘴地的五品小门派,将最后一尊睚眦的石雕作为给当地东道主的礼品之一送到了学院。

    尽管那个小门派并不知道这石雕的意义,作为回礼,学院将一处有着相当不错灵脉的山谷赠与那门派作为新的山门,想必那门派用不了几十年就可以晋升六品了。

    “嗯?来了么?”闻人尧转头看向一旁,却见两道人影缓缓浮现,一男一女,风姿无双,正是牧凌仙和虞素灵二人。

    两名长相和嘲风神似的金发青年,也在随后出现,正是九大龙子中的狴犴和螭吻。

    这些年学院安然无虞,迅速壮大,而两人也并未一直留在学院中修行,而是时常外出,一来寻找石雕,二来也是探查暗狱和原始魔的踪迹。

    当年在幽剑山的事情,可还一直都挂在牧凌仙的心头。

    “你们两个小家伙一走就是五年,不知道还以为你们飞出天外了,现在舍得回来啦。”闻人尧翻了个白眼道。

    说着他忽然一惊:“啧啧,五年不见,竟然又突破了,看样子,距离大圣也不远了,你们两个,还真是怪胎。”

    本以为达到圣境之后,这两人怪物般的进步速度能稍缓一些。然而两人还是又一次打破了所有人的想象,突破圣境不过区区数十年,还不够其他圣境强者闭关一次的时间,两人都已经双双突破到了圣境五重。

    这也仅仅是境界而已,突破大圣之境多年,如今距离至强者的境界也只差一步的闻人尧,都有些看不穿两人真正的深浅。

    “只是偶然有了些收获而已。”牧凌仙微笑道:“九大龙子重现,小子当然要来开开眼界。”

    “不过我只精于剑道,对术法封印没多少研究,估计帮不上什么忙,只能看热闹了。”牧凌仙说着看了看身边的虞素灵,笑道:“不过素灵应该能帮上忙。”

    虞素灵淡淡道:“晚辈自当尽力。”

    吴丹子颔首笑道:“那是自然,素灵在术法一道的天赋当真是令人叹为观止,再过几年,老夫在这方面恐怕就及不上她咯。”

    “那么开始吧,天机不在,想要解开这三尊石雕的封印,可非易事。”盘坐于半空的傅玄灵开口道。

    石雕上的封印,连前世的陈龙都花费了极大的精力才解开一具,当初有天机上人在,以他阵圣的造诣,方才将那几尊石雕的封印一一解开。如今陈龙和天机上人都已经不在,也就只有学院的众多高层强者汇聚一堂,凭借众人之力,来解除封印了。

    眨眼间,便又是半年过去。

    神树之巅,伴随着三道光芒飞出,没入神树根部守卫诛神大阵阵心的剩下三尊石像,时隔十万年,万法玄仙所创造的九大龙子,终于再次重现于世。

    “哈哈哈,终于解开了。”闻人尧大笑:“这封印还真是不简单,也不知道当初陈龙那家伙到底是怎么解开的。”

    “不错。”吴丹子抚须笑道:“虽然很艰难,但是龙子之力非同凡响,有九位龙子守护,即便是天魔再临,斗法大陆也多了不少底气。”

    “单凭我们九个,还应付不了天魔。”从九兄弟再次齐聚的喜悦之中恢复过来,听到吴丹子的话,嘲风摇了摇头。

    他是九大龙子之中最早复苏的,似乎也是龙子之中最为渊博沉静者。

    却见他抬起手,又有六尊石像飞出,正是之前六个已经被解开封印的龙子石像。

    “当年主人留下的,可不仅仅是这些而已。”

    却见九尊雕像,在半空中以九宫之势排开,刹那间,无数玄奥符文,从其中浮现。

    “这是……”一旁的傅玄灵目光一凝。

    牧凌仙似乎也察觉了什么,露出一丝震惊之色。

    “果然不愧是符圣。”嘲风开口道:“这是诛神大阵的阵符。”

    “这也是主人留给天玄世界继承者最大的底牌之一。”一旁的狴犴开口道:“除了我们九兄弟的神魂,主人还将九道诛神大阵的阵符埋入了石像之中。”

    “只有九尊石像的封印全部解开,方能激发其中的阵符。”嘲风开口道。

    他的眼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通过这九道阵符,便可以将诛神大阵,扩散到整个大陆!”

    尽管这些年逐渐和平下来,看似魔灾已经过去,但是没有人会忘记,真正的威胁,一直都如同利剑,悬挂在大陆之上。

    那些潜藏的原始魔,以及那九天之外,虚空之中最可怖的存在,无形天魔主。

    当年学院与太上道联手,方才击退无形天魔主,令其重伤。

    在伤势未愈之前,无形天魔主难以再进入这个世界,但是其他天魔不同,它们不知道潜藏在大陆何处,随时都有可能再次来袭。

    当年在西幽域,牧凌仙发现了幽剑门中的铁牢城,是暗狱在背后操纵,从人族有修仙天赋的青年身上汲取造化之力,便可能是为了让原始魔摆脱世界的压制,发挥出原本的力量。

    届时以如今整体来说元气大伤的斗法大陆的实力,恐怕难以抵挡。

    因此这些年来,学院以及人族修仙界的高层,都在思考对策,奈何无论是暗狱还是原始魔,行踪都神秘无比,难以捕捉,也难以应对。

    而这一次,九大龙子的封印解开,却带来了新的机会。

    诛神大阵一直可以说是学院最大的底牌,没有之一,当初若非是诛神大阵,学院早已经在无形天魔主降世之时灭亡。

    然而诛神大阵最大的限制便是只能在学院之内生效,只要不进入学院,诛神之力便无法触及。当年若非是无形天魔主的力量触及到天玄小世界,天机上人也无法以诛神之力和太上道的夸祖之躯抵抗。

    没想到万法玄仙却在十万年之前便留下了底牌,将九道阵符放入了九大龙子的石雕之中。

    据嘲风所说,以这九道阵符选定围绕玄隋瘴地的八域,以九宫之势布下分阵,与主阵相连,同时激发,便可以让诛神之力笼罩整个大陆。

    若是真的能布下这惊天大阵,届时哪怕是无形天魔主伤势复原,在诛神之力和世界抵抗的同时作用之下,想要再次进入斗法大陆都非易事。

    而大陆之内,更将是稳如泰山。

    哪怕是真的有原始魔出现,借助造化之力摆脱了世界压制,在诛神大阵之下也只有灰飞烟灭一途。

    这才是真真正正的十品神阵,九天十地,诛神灭魔!

    毫无疑问,这是斗法大陆一方等待的转机!

    当下学院众人毫不犹豫便开始准备,从东西南北九宫之形,选定了八方下域,作为布阵之处。

    每一道分阵,都是笼罩一整个下域的超级大阵,八域与玄隋瘴地相连,以天玄小世界为中心,可谓是堪比当初学院在诸天百域建设传送阵的超大工程。

    一时间学院众多强者倾巢而出,当初陈龙多年给学院收集的积蓄几乎都被掏空了一半,不过只要能布下诛神大阵,花费再多也是值得的。

    若是在百年之前,就算学院可以布阵,恐怕也无法成功,毕竟阵法一成,相当于整个大陆尽在掌中。纵然可以抵抗天魔,但是光是人族内部的其他势力便不可能同意。也就只有现在学院如日中天,堪称人族唯一圣地,方有如此能力。

    而就在此时节,学院又一届入学考试也随之到来了。

    虽然学院上层都在为了布阵投入精力,但是也并未妨碍到学院的基础运转,入学考试当然是不会搁置的。

    这数十年来,学院每一届入学考试的人数都比之前只多不少,此次更是达到了百万之巨,若非这里是一整个小世界,换成其他大宗门,恐怕光是这些考生都难以容纳了。

    学院创立至今接近两百年,当年第一届入学的学生,早都已经毕业,其中的大多数,都成为了如今学院的骨干人才,和代理院长越明举一起,将学院治理的井井有条,若非如此,其他强者也不可能抽出精力去投入大阵的工程之中。

    “第一轮考试开始,考生,上剑路!”

    伴随着考官一声低喝,众多考生走上了这条无数前辈走过的问心剑路。

    因为考生的人数远比其之前要多,如今光是一轮考试,就需要数位考官来监督。

    众多考生之中,有一人格外突出。

    那是一名黑衣少年,负手行走于剑路之上,犹如闲庭信步,一时间吸引了好几位考官的注意力。

    只见这少年一身黑色金纹长衫,却是满头白发,面容俊美,肌肤白的似乎能够看到血管,毫无血色,行走在这万丈高的问心剑路之上,面上却没有半点波动。

    “嗯?那个小家伙有点意思。”一名考官开口道:“好久没看过走的这么轻松的考生了。”

    “倒是让我想起了当初的天剑冕下。”另一名考官笑道。

    他口中的天剑,便是如今天下无人不知的学院双圣之一,牧凌仙。

    当初牧凌仙和虞素灵一并突破圣者,三年之内扫荡大陆魔傀,所到之处亿万神剑犹如天降,锋芒惊神泣鬼,因而得圣号为天剑圣者。

    对于这些学院的考官来说,印象更是深刻,他们都是学院的老师,不到百年之前,都还看着只是个孩子的牧凌仙成为学院的新生,转眼百年,当初那个不过八岁,还不到成人腰剂高的孩子,已经是屹立于大陆巅峰的存在了。

    “确实,这幅模样,有些像是当初的天剑冕下。”考官笑道:“那时给冕下主考的薛教授还经常提起当初的事情。”

    “我不大喜欢这个小家伙。”一名女性考官皱了皱眉头:“他给我的感觉,有些不好。”

    另一名考官看了看走在剑路上,负手而行,眼中仿佛没有旁人的少年,笑了笑:“看起来确实有些傲气,不过少年人嘛,总是这样的,不用太过苛刻。”

    女性考官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她身为考官,当然不会对考生抱有偏见,傲气的少年她见过不知道多少了。

    但是看着眼前的白发少年,她却总有一股微妙的感觉。

    并非是对傲气产生的厌恶感。

    而是某种难以形容,仿佛是……面对天敌的厌恶和畏惧感。

    怎么会对一个少年有这种感觉?

    女性考官摇了摇头。

    应该只是错觉而已。

    又是两年过去,学院已经正式开始了布阵的行动。

    包括玄隋瘴地的外阵和八方下域的分阵,九大龙子齐出,以九道阵符为阵眼布阵。

    这笼罩一域的超级大阵非同小可,除去主持布阵的九大龙子之外,都至少需要一位大圣级别强者辅助布阵。

    学院的几乎所有高层,都亲自出动,加入其中,为了凑齐辅助阵法的九位大圣强者,世家强者当中的乾坤大圣夏乾坤,淳于家老祖淳于泉,到号称大陆第一散修的大衍枪圣秦寂天,甚至连凤族的焱真,焰星,青离三大圣,都被一同请来助阵。

    而牧凌仙和虞素灵二人,虽然表面境界上都还只是圣境五重,但是谁都知道他们二人的实力不可以境界来揣摩,毕竟当初牧凌仙刚刚突破一年,便在乾坤锁灵阵中斩杀了暗狱的三大狱主。

    因此二人也加入了辅助布阵的九圣者之中。

    九人之中,牧凌仙负责辅助嘲风,在玄隋瘴地布下外阵。

    这外阵也是最为重要的地方,乃是九宫的中心,连接八大分阵。

    牧凌仙坐镇玄隋瘴地,距离学院也最近,倒是能时常收到学院内的消息。

    “天剑冕下,你听说了没有。”这一日,布阵之时,一名负责辅助的学院教授道:“最近学院里,有个小家伙很是惹眼。”

    “哦?是么?如何惹眼?不用叫我天剑冕下。”牧凌仙笑道:“都是学院中人,你是孙教授吧?论辈分你还是我的前辈呢,叫我凌仙便是。”

    这教授名为孙庭真,在学院中算是资历颇老的教授了,在牧凌仙当初入学之前就已经是学院的教授了。

    “不敢。”孙庭真笑了笑,一挥手,一道光幕出现在牧凌仙眼前:“就是这个小家伙了。”

    出现在画面上的,却是一名白发黑衣的少年,肌肤苍白,神色平静而淡漠。

    “他叫莫冥生,是两年前入学的新生,不过两年时间,就从炼体境突破到皇境,现在在学院内名气可是不小呢。”孙庭真笑道:“很多人都拿他和冕下你们当年比较。”

    “这倒确实是十分天才。”牧凌仙歪了歪头道:“不过这可是好事啊。”

    “这大陆之大,天才无数,总有些惊才绝艳的人,能和我们比较的人,也不是没有。”牧凌仙笑道。

    孙庭真笑道:“冕下说笑了,能和你们二位比较的天才,哪里是那么容易出现的,百岁成圣,称得上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前无古人也就罢了。”牧凌仙摇头笑道:“我可不希望后无来者,长江后浪推前浪,天才总会不断涌现,说不定现在在哪里,就诞生了一个天赋超过我和素灵的天才,那就是最好了。”

    “冕下还真是心胸宽广。”孙庭真点头道:“说的也对,斗法大陆很大,传说那虚空之中,还有无数世界,这天地之大超出想象。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不过我有生之年,恐怕是见不到能与二位冕下相比的天才了。不过这辈子,能从那狭小的天地中,来到这广阔的斗法大陆,也已经此生无憾了。”

    牧凌仙刚要说话,却忽然挑了挑眉,看向孙庭真,奇道:“你说什么?来到斗法大陆?”

    孙庭真愣了一下,笑了起来:“原来冕下不知道么?我并非是斗法大陆的人,而是百年前从一处小世界而来的。”

    “原来如此。”牧凌仙点了点头,斗法大陆依附的小世界有许多,其中也有不少有着原生的住民,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不过小世界当中原生的人类,修仙天赋往往无法和斗法大陆之人比较,这位教授能够修炼到帝境,也是难得了。

    他随口问了一句:“不知道孙教授是从哪个小世界而来的?”

    孙庭真笑道:“我来自的小世界,称为灵武大陆。”

    “灵武大陆?”牧凌仙怔住了。

    “是啊。”孙庭真感叹道:“那是一处颇为偏远的小世界,要到达斗法大陆,还得经过另外一个小世界,我便是在那个世界修炼,经过了一番奇遇,最终飞升到这斗法大陆的。”

    牧凌仙这才缓缓回过神来,脑海中,却是浮现出了前世的一些记忆,顿时笑了起来。

    在自己的感应中,那个世界的时间流速,和斗法大陆并不相同,但即便如此,以孙庭真进入学院的时间来看,也就是自己离开之后不到百年时间而已。

    看来,自己留给那个世界的东西,并没有被浪费啊。

    “原来如此。”牧凌仙微笑道:“我倒是很有兴趣听一听,孙教授你的经历……”

    随着两人开始交谈,一旁的光幕缓缓消散,画面上,那名为莫冥生的少年的模样,也随之消失。

    与此同时,学院之中。

    黑衣白发,面色淡漠的少年,正站在神树之下。

    在他的身边,一道人影半跪着。

    “大人,时机还没到么?”

    少年看着眼前遮天蔽日的神树,淡淡道。

    “快到了。”

    ……

    光阴如梭,眨眼间,便又是二十年过去。

    二十年里,学院上层的全部精力,几乎都倾注在了诛神大阵的建设之中。

    九宫大阵,也终于临近尾声。

    二十年里,大陆依旧和平,原始魔的踪迹,几乎再无出现。

    对于寿命悠久的修士来说,百多年的时光不算什么,当初的恐惧也还记忆犹新。

    而对于那些人生总共也不过百年的普通人来说,天魔乱世,似乎已经只是一个消逝的传说。

    那笼罩天空的黑暗,似乎也仅仅是传说中的梦魇。

    但是对于真正肩负着大陆命运的那些人来说,黑暗却愈发沉重。

    这数十年的平静,便仿佛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前兆。

    而诛神大阵,似乎便成为了对抗暴风雨唯一的希望。

    就在此刻。

    学院内,人影抬起了头。

    “终结之时……来了。”

    “九宫大阵的最后一阵,终于完成了!”

    玄隋瘴地之中,足足千里之内,一切山川河流都被夷为平地,形成一片巨大的平原

    平原之上,无数巨大的阵纹交错。

    这千里平原,便是诛神大阵九宫分阵之中,外阵的阵心。

    仅仅是阵心之所在便如此之大,可想而知整体阵法的规模。

    嘲风长出了一口气,即便是身为龙子的他,花费了整整二十年时间布阵,也耗费了极大的心力,此时也是疲态显露。

    一旁的牧凌仙开口道:“辛苦了,这样一来,只要同时开启九宫大阵,与学院内的真阵连为一体,这九天十地诛神大阵,便完成了!”

    嘲风点了点头:“事不宜迟,准备开始吧。”

    牧凌仙也点了点头,整整二十年的准备,都是为了这一刻。

    就在此时,嘲风的面色,忽然变了。

    牧凌仙也是心中一紧,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两人同时抬起头,看向天空。

    同一时分,做出这个动作的,还有大陆上的无数人。

    因为天,黑了。

    正午时分的天空,却已经变得昏聩无比。

    人们困惑的看着天空,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只有那些活过许多年的老人,回想起那些在祖辈之间流传了许多年的传说。

    天黑了。

    终结之时要来了。

    而所有活过百岁以上的修士,对这一幕,都不陌生。

    这是第三次,整个大陆,迎来了黑暗。

    “它要回来了!”

    嘲风看着天空,和牧凌仙对视一眼,面色阴沉下来。

    距离当年那惊天动地的一战,已经过去了百年之久。

    当初他们预测,无形天魔主伤重,至少需要百年方能恢复元气,再次踏入这个世界。

    现在……似乎这个时候,已经来临了。

    “必须马上开启大阵!”嘲风当机立断。

    “若真的是它回来了,现在只有开启大阵,才能阻拦它进入斗法大陆。”

    牧凌仙纵身飞起:“我去通知其他人,一同开启阵法。”

    “不需要。”嘲风眉心一点金印浮现。

    “我们九大龙子心意相通,可以互相感应,凌仙,你速速回学院,开启真阵,我们同时在外面开启九大分阵,与你响应。”

    “就在半个时辰之后,一同开启!”

    牧凌仙没有丝毫犹豫,转身朝着学院飞去。

    他的眉心,也带着一丝焦急之意。

    它回来的,比之前预料的还要快。

    眨眼间,他已经飞入学院之中,进入混沌之源。

    诛神大阵只有圣境以上的强者才有能力开启,凡是属于学院的圣境强者,闻人尧,吴丹子,傅玄灵,以及如今的他和虞素灵,都被传授掌控阵法的法门,以备不时之需。

    当然,这法门其实也是前世的陈龙所留下的。

    身在混沌之源中,牧凌仙不再收敛气息,刹那间,动用全力,五色光芒从他身上爆发出来。

    若是学院其他人在这里,一定会惊呼出声。

    因为此刻牧凌仙的境界,赫然是……圣境九重!

    不错,今世修行百余年,他已经重回了前世的修为。

    排除最后和无形天魔主一战之时,燃烧神魂所进入的残仙状态,此刻的他,已经堪比……不,比前世的自己更强!

    早在当初解除九大龙子封印的时候,他就已经突破了大圣之境,只是并未在其他人面前显露。

    但是还不够!

    前世自己进入残仙状态,拼尽一切,近乎神魂俱灭也未能击败无形天魔主。

    此时的他虽然强,但是依旧还未能触及那一扇门槛,也依旧不是无形天魔主的对手。

    即便此刻拼尽全力去突破,也未必能成功,若是失败,只会又是一个残仙,再次重蹈覆辙。

    因此在有把握突破之前,只能借助诛神大阵的力量。

    只要再抵挡无形天魔主一时,他便有机会……去冲击前世未能冲过的关卡。

    此刻,展露出真正实力的牧凌仙,迅速便重拾前世的感觉,掌控诛神大阵。

    半个时辰转瞬即至,牧凌仙手掐法印,低喝一声:“开阵!”

    与此同时,似乎有九道相同的声音,传入他的脑海之中。

    “开阵!”

    无形的诛神之力骤然泛起,如同潮水一般,从原本封闭的小世界,弥漫了出去。

    力量涌入了笼罩在小世界周围,玄隋瘴地的外阵之中,随即以八卦之形,与八方连接。

    这花费了二十多年来布置的大阵,此刻终于开启!

    这一瞬间,牧凌仙进入了奇异的状态。

    仿佛整个人,与那无形无质,超越时空的诛神之力结合为了一体,顺着展开的诛神大阵,笼罩了整个大陆。

    他就像是开了上帝视角一般,身在无尽高空俯瞰着整个大陆。

    诸天百域,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他甚至一眼跨越无尽山河,看到了正在大陆最东方临海域,身在狴犴布下震宫分阵中,昂首看向天空的虞素灵。

    这一刻,他无形的注视,似乎与虞素灵的视线相对。后者目光一动,仿佛感受到了什么。

    与此同时,那自从天黑之后,便蔓延在他心头的危机感,也越来越高。

    他知道,那是最大的威胁来了。

    他的目光扫过整个斗法大陆,看向天外,那无尽的黑暗之中。

    这一眼望去,本以为,会看到那张凝聚着无数毁灭的面孔。

    然而,却是一片虚空。

    牧凌仙眨了眨眼睛,忽然一愣。

    它……不在外面。

    那么它是在……

    危机感在这一刻,达到了巅峰。

    牧凌仙只感觉毛骨悚然,仿佛下意识一般,看向某处。

    那是距离他最近的地方,也就是……学院之中。

    这一眼,正对上了一双没有感情的,赤黄色的双眸。

    一袭黑衣,满头白发,名为莫冥生的青年正冷冷的看着他。

    “好久不见了。”

    “它已经进来了!它在学院里!”

    这急促的话语,随着笼罩大陆的诛神之力,传遍了四方。

    所有听到这句话的人,无需多言,都明白了牧凌仙的意思。

    “怎么可能!”

    闻人尧喃喃自语。

    “它是怎么进来的!”

    傅玄灵难以置信。

    虞素灵神色一凝,想也不想的纵身飞起,朝着传送阵的方向飞去。

    其他人也随后而来。

    所有人此刻只有一个念头。

    “赶回学院!”

    与此同时,学院之中。

    莫冥生,不,它缓缓开口道。

    “真让我失望。”

    下一刻,牧凌仙想也不想,与诛神之力合二为一,猛然朝着它袭去!

    与九宫大阵相连,如今的诛神之力,经过了整个大陆阵势的极大增幅,比起从前,何止强上十倍?

    这一击下去,哪怕是前世巅峰之时的陈龙,也会毫无疑问的灰飞烟灭!

    然而这来自整个大陆的惊天一击,轰在了它青年模样的身躯之上时,却是……

    嘎然而止。

    不错,并未发生任何碰撞,也没有任何征兆。

    诛神大阵,忽然停止了运转。

    “怎么可能……”

    牧凌仙也在一瞬间,退出了那与诛神之力合一的奇异状态,骤然回到了一片漆黑的混沌之源中。

    他试图再次催动诛神大阵,却发现根本无法做到,一咬牙,飞出混沌之源,来到神树上方,神念瞬间展开,随即瞳孔一缩。

    学院之内的诛神大阵,是以整个小世界为基,布下的阵法,理应无法被破坏。

    但是任何阵法,都需要通过阵纹与符箓的配合而成。

    而诛神大阵的阵纹和符箓,隐藏在小世界的地底,哪怕是圣境强者,也绝对无法破坏。

    此刻,在他的神念感应之中,诛神大阵几处关键节点的阵纹,被某种东西截断了。

    那是一枚枚散发着五彩光芒的晶体。

    这种晶体,他曾经见过,那是在当年幽剑山的铁牢城之中,那青铜巨鼎之上,以无数有修仙天赋的人的血肉所炼出的造化之力结晶。

    造化之力,竟然能截断诛神大阵的阵纹?可是这结晶,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很奇怪吗?”

    一道冰冷的声音,从耳畔响起,他猛然回头。

    却见十丈之外,一名满头白发的青年,正缓步走来,在他的身边,跟着一个人。

    一个牧凌仙算得上熟悉的人。

    “明露薇?你……”牧凌仙瞳孔收缩。

    那人一声鹅黄长裙,俏然而立,不是别人,正是闻人烨的道侣,明露薇。

    只见她面带微笑,对着牧凌仙盈盈一礼:“院长大人,有礼了。”

    思绪飞转,牧凌仙转眼间已经明白了一切。

    当年那次惊天大战,有人在学院之内,关闭了穿界门,并且让天魔入侵,最终导致学院几乎被毁灭三分之一。

    只是没想到,这潜伏在学院之中的,却是早在百年前便以闻人烨的道侣身份进入学院的明露薇。

    当年陈龙和闻人尧也曾怀疑过她的来历,但是最终并未查出什么,谁知道时隔百年,两世之后,她却在今日显露了真正的意图。

    看来原始魔开始筹划的时间,远比他想象的要长。

    “原来如此……这个棋子,埋的还真是很深啊。”牧凌仙看向白发青年:“莫冥生……这是你的名字么?”

    “或者还是该叫你……无形天魔主?”

    “你的身体……”在和诛神之力融合之后,牧凌仙似乎领悟了不少东西,而此刻,在他的眼中,白发青年全身上下,都弥漫着五彩的光芒。

    那光芒,同样是属于造化之力的光芒。

    “原来如此,暗狱收集造化之力,并不是为了让那些原始魔摆脱世界压制……而是为了你。”

    “这是你用造化之力创造出的身体么?”

    谁能想到,斗法大陆最大的梦魇,吞噬世界的威胁,无形天魔主,竟是以一个人类的形象,进入了学院之中,还成为了学院的一名学生。

    “那你呢。”无形天魔主道:“想不到你竟然还活着。”

    “好久不见啊,陈龙。”

    牧凌仙目光闪动。

    已经很久没人叫他这个名字了!

    加上明露薇刚刚叫他的那声院长大人,

    很显然,那潜藏在魂魄深处的本质,瞒不过眼前这三生以来最大敌人的眼睛。

    “我已经死过一次了。”牧凌仙淡淡道。

    “那么再死一次如何?”无形天魔主黄褐色的双瞳光芒一闪。

    牧凌仙的身躯如遭重击,倒飞出去。

    他身在半空中,身形骤然化作万千剑芒,朝着天玄石门的方向飞去。

    “想把我引走么?”无形天魔主露出了一个不带任何感情的微笑:“那便随你好了。”

    说着,他纵身飞起,以并不算快的速度,朝着陈龙追去,同时淡淡丢下一句。

    “毁了这里。”

    明露薇单膝跪下:“遵命,我主。”

    接着,她站起身来,露出了一个温柔的微笑,一挥手。

    滔天魔气,从穿界门之中,汹涌而出。

    “露薇……”

    一道有些颤抖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她偏过头,只见和自己相伴了百年的那人正站在身后,满脸的难以置信:“你在做什么?”

    明露薇露出了一个更加明艳的笑容:

    “阿烨,你可以为我……去死么?”

    滔天魔气,将整个神树之巅淹没。

    而与此同时,牧凌仙和无形天魔主,一追一逃,眨眼间便穿过了穿界门,飞到了外界。

    “你想把我引出来,为了避免毁掉你的学院么?”

    依旧是人类外貌的无形天魔主歪着头道:“有什么意义呢?”

    “你死之后,一切都会毁灭。”

    “只有毁灭和虚无,才是万物的归宿。”

    “那么只要,先把你送回归宿就可以了!”

    剑芒骤然停下,与此同时,虚空之中,亿万剑芒倾巢而出。

    “既然躲不过,那就来吧。”

    “百年前的一战,就在这一次结束!”

    时隔百年,世界的噩梦,再次降临!

    几乎在顷刻之间,大陆四处,魔气汹涌而出,一道道曾经毁灭无数生灵的身影,再次出现。

    天魔再临,以及比天魔更加恐怖的东西,已经进入了这个世界。

    毫无征兆的袭击之下,大陆顷刻间便伤亡惨重。

    而学院之内,从穿界门中走出的并不是各方回归的支援,而是无数泛着魔气,咆哮的凶兽。

    若是牧凌仙和虞素灵看到,一定会很熟悉。

    那是一头头来自被魔化的秘境的强大魔傀。

    那些被魔化的秘境,一如当初牧凌仙二人进入的那一个,其中潜藏着无数凶恶的魔傀,即便是这些年的清扫,也未能找出并且将那些秘境净化。

    而在今日,穿界门和这些一直封闭的秘境连接了起来,无数狂暴魔傀从其中咆哮而出。

    上到留在学院内的老师学生,下到那些二三年级的新生,所有人都拿起了武器,加入了战斗之中。

    不过短短顷刻之间,学院再次迎来了生死存亡的时刻。

    然而比起这些,能决定一切的战斗,却是在天空中。

    整个大陆的天空,被两种截然不同的颜色所占据。

    代表无尽毁灭的黑色,以及……有无法以数量而计,数之不轻的万千剑光组成的白色。

    “是凌仙!”

    正在激战之中,目睹了这一幕的学院强者们,分辨出了其中一方。

    那正是牧凌仙。

    “原来不知不觉之间,他已经强到了这个地步……”

    这是众人心中同时闪过的想法。

    无数剑芒之中,看不见他的身影,但是属于他的剑意,却弥漫在天地之间。

    剑意所到之处,山川大地和河流,化作无数剑芒,将一道道泛着魔气的身影淹没。

    “比起上一次,你的实力没多少进步,却狂妄了许多。”

    无形天魔主的声音从无尽黑暗中传出:“和我交手的同时,还敢分心去帮你的同伴么?”

    “剑意所到之处,天地都是我的剑。”牧凌仙的声音从万千剑芒中传出:“我何须分心?”

    “是么?可惜,你的剑太脆弱了。”

    蕴含着无尽毁灭的黑暗潮水般压了过来,无数剑芒破碎,顷刻间,原本占据半边天空的白色,便被压制到了不足之前一半。

    “你的剑,挡不住毁灭!”

    就如同之前一般,在这让世界归于虚无的毁灭之前,他依旧是难以抵挡。

    但是就在此时。

    五色的光芒,一如莲花,在大陆的天空中绽放出来。

    剑与花交错,交织出华美的光芒,黑暗的蔓延一时间被阻拦下来。

    “嗯?”无形天魔主的声音有些意外:“又一个触摸到神之领域的存在,这片大陆,难道还有这等潜力么?”

    与此同时,有些愕然的牧凌仙神识之中,一道声音淡淡响起。

    “不要以为,只有你一个人隐藏了实力。”

    牧凌仙笑了起来。

    果然,自从百年前相遇。

    她就一直追在他的身后,绝不会被落下。

    而现在,她已经可以与自己并肩而立了。

    洁白的剑芒,与五色的莲花,在天空中染出绚丽的色彩,共同抵挡着黑暗侵袭。

    “一步之差,天壤之别。”

    无情的声音响起,黑暗再次汹涌压下。

    “即便多上一个,又怎能改变结果?”

    “这个世界的归宿,只有毁灭。”

    “挣扎,已然无用!”

    剑芒与五色莲花,看似开始节节败退。

    但是在此时此刻,与虞素灵并肩而战的牧凌仙,却进入了奇异的状态。

    原本前世他就已经去尝试跨越那一扇门槛。

    但是因为自身的缺陷,导致他最终失败。

    这一世,他弥补了缺陷,再次来到了门槛之前。

    原本他还欠缺去推开那扇门的力量,但是就在方才,他融入诛神大阵之中,伴随着诛神之力,笼罩大陆。

    那蕴藏在神之力当中的某些东西,似乎也融入了他的体内。

    他的剑道,是人间。

    而在刚才,他看到了整个人间。

    现在,他在守护着人间。

    他,就是人间。

    即便突破了圣境,达到了巅峰,他的境界也还停留在人间剑道的第二重巅峰。

    而第三重,是什么?

    黑暗逐渐笼罩,两人所造就的绚丽色彩,在天空中,已经只剩下狭小的位置,似乎随时都会被黑暗所淹没。

    在光芒微弱到极致的一瞬间。

    似乎有某种东西破碎了。

    这一瞬间,大陆上的所有生灵,似乎都感应到了什么。

    似乎有一条无形的线,将它们与天空中的光芒,连为一体。

    “人间的力量……”

    “你还没真正见识过呢。”

    下一刻,光芒消失。

    但是黑暗并没有淹没一切。

    因为更多的光芒,在人间的每一处,亮了起来。

    不是从风中,不是从水中,不是从山川大地之中。

    而是从世界本身之中。

    一道道光芒亮起,化作了一柄柄泛着微光的长剑。

    那数之不尽的长剑,朝着天空中的某处汇聚。

    最终,化为了一道人影。

    人影的手中,握着一柄看起来平平无奇的长剑。

    “天地万物,神鬼妖邪,过去未来,宇宙苍穹,尽皆为剑——”

    “第三重。”

    “真无限.世界之剑!”

    这一剑,斩了出去。

    斩出去的,是整个世界。

    “这是……怎么可能!!”

    黑暗中无情的声音,诞生了波动。

    那是名为恐惧的波动。

    当毁灭产生了恐惧,自身也会毁灭在恐惧之中。

    一瞬间,黑暗消退。

    阳光洒遍了大地。

    激战中的无数人停下了动作,只见他们的对手,全都泯灭在了阳光之中。

    “不!!”

    神树之上,穿着鹅黄长裙的少女发出了难以置信的惨叫,无数黑气从五官中流出,泯灭在阳光之中,最终,化为了一具空壳。

    照耀世界的阳光,来源之处,却并非是太阳。

    而是一道持剑的人影。

    “原来如此,真是奇妙的感觉。”

    就在方才那一刻,牧凌仙终于领悟到了那最后的一层境界。

    剑道才是他真正的立身之本,在人间剑道突破的同时,那一层前世望而不及的境界,也随之豁然洞开。

    在整个世界的力量之前,纵然最原始的毁灭,也泯灭在光芒之中。

    他看向身旁,虞素灵的身影出现在旁边,脸上带着一丝明悟,以及一丝迷茫。

    就在方才,他突破之时,正处于和虞素灵近乎神念合一的状态。

    他的突破,显然也给虞素灵带来了某些东西。

    “看来我无意间拉了你一把呢。”牧凌仙淡笑道。

    “这次就算我赢啦,不过看来我要走了,你想赢我的话,看来只能跟我一起走了。”

    他对着虞素灵伸出了手:“要来么?”

    虞素灵回过神来,看向牧凌仙,两人相对而立。

    片刻之后,她伸出手,抓住了那只手:

    “我怎么会让你逃走。”

    牧凌仙笑了起来,容一如百年之前,那艘浮空宝舟上,他们初见的时刻。

    “我们走吧。”

    两人的身影,开始缓缓飘向更高的地方。

    这一瞬间,大陆上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那两道高数千万里却无比清晰的身影之上。

    飞升之刻,牧凌仙的模样,却也开始缓缓变化:

    先是化作了白发苍苍的老爷爷模样,随即,又化作了一名面容似乎有些普通,但是却带着一股奇异魅力的黑发青年的模样。

    “师父!!!”

    学院之内,越明举睁大了眼睛,看着天空,浑身赤红的凤凰火儿在他身周缭绕!浑身颤抖着!

    “老大!!!”

    东海之滨,龙辰号上,穆龙星站起身来,黄金瞳中光芒暴闪!

    “师父?!!”

    西苍域,扎着一对马尾的周沫眨着眼睛,手上的双锤和脸上的泪水不知何时滑落了下来!

    “师父!!”

    天星崖上,墨明智凝视着那道人影,一丝百年不曾见过的弧度从嘴角勾起,在他身旁,陈锋握紧了手中的剑柄,手掌剧烈颤抖着!

    “啊?!?!”

    江诚子,莫默,刀红影,莫非,闻人烨,闻人尧,吴丹子,傅玄灵,焱真,火罗,沈云英,越明升……

    一道道身影,一幅幅画面,从牧凌仙……从陈龙的眼前,也从所有人的眼前划过。

    虞素灵美眸闪动,嘴角露出果然如此的微笑。

    陈龙的嘴角也浮现出笑容:

    “诸位,天魔主已除!斗法大陆,已经安全了!”

    “吾在仙界等着尔等。尔等好好努力,再见了。”

    陈龙说完,与虞素灵相视一笑,破天而去。

    顿时,整个斗法大陆,梵音响起,仙气弥漫,万物复苏!

    整个斗法大陆的灵气,在一日之间浓郁了一倍!

    (全书完)

    PS:

    大家好,穿越变成老爷爷是2018年1月9日开书的,直至今日,刚好两周年,刚好完本。

    后面有空水鱼会写些后记,前文陈龙有分身在斗法大陆闲逛的,也可以写一些比较重要的配角和一些有趣的事。

    感谢大家的阅读和支持!大文学 www.dawenxue.la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穿越变成老爷爷》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穿越变成老爷爷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穿越变成老爷爷》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